主页 > 直播快讯 > 全国楼市调控的温度似乎不降反升

全国楼市调控的温度似乎不降反升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8-06-10 13:36
    近期,全国楼市调控的温度似乎不降反升,包括天津、宜昌、徐州和香港都已经或即将出台新的调控措施。不过,也出现像深圳、武汉这样出台楼市改革长效机制的城市,通过大幅增加保障或租赁房,来改善城市住房问题。
   英国首相特雷莎 梅7日公布了一份为期一年的备用计划,以便处理英国“脱欧”后与爱尔兰的边界问题。但她或许会发现,围绕这份计划达成的妥协可以掩盖政府内部的分歧,却不容易得到欧盟的认同。
  报道称,在手忙脚乱地挽留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的24小时之后,特雷莎 梅公布了政府所说的临时海关通关安排。这可以确保不会在英国的北爱尔兰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出现过境需要通关这种硬边界问题。
  相反,如果“脱欧”协议的执行出现延迟,那么在将近两年的过渡期完成后,英国将会与欧盟关税同盟继续保持最长一年时间的关联。英国政府在这份计划中称,“预计”会在2021年12月底前最终完成退出协议。
  英国方面可能希望这样的措辞或许仍然可以获得欧盟官员的同意。特雷莎 梅的发言人表示,这一日期是否要写进英国“脱欧”的正式法律条文中,这是“需要协商的事情”。
  欧盟负责英国“脱欧”事务谈判的首席代表巴尼耶对该提议表示欢迎,但仍坚持那些令谈判迄今陷于僵局的条件,并明确表示欧盟不会接受任何法定截止期限。
  “英国的态度很清楚,在必要时采取的临时通关安排,必须要设定截止期限,”这份同时提交给欧盟的文件称,“英国预计未来的安排最迟将在2021年12月底就位。如何设定一个截止期限有很多选择,英国将就此向欧盟提议并与其讨论。”
  文件中表示,这并非英国政府的优先选项,但如果这种情况被触发,英国应该有权与全球其他国家磋商、签署和批准贸易协议,而且这应该适用于整个英国。
  “目前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有一项公开的、获得同意的政府政策,”特雷莎 梅的发言人向记者称,并表示政府正“期望”与欧盟就英国的反提案进一步协商。
  目前,尚不清楚欧盟是否会接受英国的新提议。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在社交网站发文中明确表示,欧盟不会接受任何法定的时间限制,也不会延长一项实际让北爱尔兰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的提议,那样会令英国其他地区受益。
  稍早,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称,他不可能同意含有时间限制的备用协议。爱尔兰外交贸易部长科文尼称,爱尔兰和欧盟均“强调需要在6月份欧盟执委会会议前就备用计划取得重大进展”。 就在6月5日,一则“商品房未来仅占4成 保障性住房占比高达6成”的标题吸引了我的眼球。接着往下看,还真是有点看头:6月5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正式对外发布《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表示,将大幅增加其他类型的保障住房,包括长租公寓、安居型商品房、人才住房等。到2035年,市场商住房的比例将只占到房屋供应量的40%,60%的房源将是保障性住房或公共租赁房。
  但是,像深圳这样的开放城市把住房市场搞成以保障房为主值得商榷。住房不能回到计划经济时代,权力不能过度渗透到住房分配领域。目前的住房体制仍要坚持市场化机制,这是根本。
  “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炒的”并不是要回到计划供给与计划分配时代,而是要求在挤出投机投资需求之后来保障自住房需求。这种保障仍然要以市场化供给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导,更应该是市场化需求。
  在挤出投机投资后,需求仍然得不到满足的话,千万记住不是抑制需求而是大幅度增加供给。否则,就会出现一边拿着钱买不到房,另一边还在喊着去库存。
  如果把住房市场搞成60%都是政府支配的保障性住房的话,那么住房就不能称为市场,也就没有市场了。随之而来的一系列问题都会发生。最少有两大考验,一是保障房60%,公权力介入分配的公平性,防止权力在高达60%的保障房分配中寻租,是一大考验啊,弄不好又会出现“一批”房姐、房叔、房爷”。二是商品房占比降到40%后,市场供给减少,房价上涨更快,也是一大考验!保障房即使达到60%,在分配中也会出现短缺的情况,同时,保障房的质量品质等决定了与商品房按照高品质设计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保障房基本对商品房市场价格没有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商品房供给大幅度下降必将导致房价上涨。同时,类似深圳这样的城市,市民追求高品质住房的特性决定了或可能出现60%部分的保障房过剩闲置,而商品房市场需求远远大于供给,供需矛盾突出,价格快速走高的情况。
  在住房市场目前最应该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大多数中产阶层以上收入依靠市场解决,低收入以下阶层住房收入依靠政府提供的保障房解决。
  市场房价过高问题,通过加大土地供应,住房开发,加快市场住房投放来平抑房价。政府通过加大税收来调节住房需求,比如对投机性需求课以重税,对投资投机性需求在信贷政策上收紧等。甚至对于非自住型商品房需求停止贷款等都不为过。包括限制交易年限等没有问题。 根据日本总务省提供的数据,截止2018年1月末,在包括东京都、神奈川县、埼玉县、千叶县在内的东京圈里,用迁入人口减去迁出人口后,得出的净迁入人口总和为119779人,同期增加了1911人,出现了明显的单向集中和进出失衡的问题。
  东京圈的净迁入人口已经连续4年超过10万人,且不包括外国人在内。由于东京圈内就业机会多,因此净迁入人口中,有9成以上都是15岁到29岁的年轻人。
  名古屋圈、大阪圈、东京圈是日本的3大都市圈。如今,只有东京圈的净迁入人口年年递增,其余两个都市圈都是连续5年迁出人口超过迁入人口。
  日本政府的这个鼓励政策,也考虑到了在日外国人。政府将设立居留资格特例,令在地方工作的外国人也可以兼职,做与旅游相关的工作。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