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直播快讯 > 第四届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

第四届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8-09-22 13:28
    主要内容分为三大部分:滑雪产业专业管理人才培训班、第四届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金雪花奖颁奖盛典。
  15-16日,为期两天的培训在组委会执行秘书长徐丽晶的主持中拉开序幕。张家口富龙文化有限公司(富龙滑雪场)副总经理王永才天轴商务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运营副总裁陈鹏、北京军都山滑雪场有限公司滑雪学校校长方森和张家口崇礼太舞滑雪山地度假有限公司副总裁王世刚四位讲师结合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为学员们带来了精彩的培训。
  培训结束后,组委会执行秘书长徐丽晶女士与四位讲师一起为学员们颁发了结业证书。本次培训获得了学员们的一致好评,并表示四位讲师为大家带来了四堂干货十足且兼具实操落地内容的课程。此外,学员们也表示希望组委会可以更多举办一些如此有意义的滑雪产业培训。
  16日晚,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组委会携手金色飞鹰共同举办第四届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欢迎晚宴。宴会伊始,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组委会秘书长鲍永林先生发表了重要讲话。首先针对学员们圆满完成滑雪产业专业管理人才培训的课程表示祝贺,接下来对于参加第四届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论坛的同仁们表示诚挚的欢迎,然后对17日的论坛展开了简单介绍,最后与在座同仁们举杯同祝滑雪产业大会越办越好。
  17日论坛以“聚滑雪产业动力,汇全球鼎级资源”为主题,以打造“近500家滑雪产业企业集中办公、学习、交流、合作”为活动宗旨,汇聚了产业内外多家企业,近600位嘉宾参会。2018广东体育产业发展论坛研讨会在广东省体育局召开,省级体育行业协会、体育学界专家学者、体育企业、媒体等代表参加了本次研讨会,共同针对2018年广东体育产业发展论坛的发展建言献策。
  广东体育产业发展论坛是广东省体育政策权威发布与解读、行业发展研讨、产业创新与融合、产业服务的公共平台。经过过去两年的发展,广东省体育产业论坛已经打造了由主论坛、分论坛、移动分论坛、体育之夜等环节组成的“1+N”综合体验模式,打造“体育+”的融合发展平台。
  在去年的第二届广东省体育产业发展论坛上,广东省体育局首次发布了《2017年广东体育产业发展报告》,初步梳理了广东体育产业发展的行业数据。主论坛共安排了11场专题演讲和3场圆桌讨论,议题设置涵盖了体育产业的多个方面。分论坛则由广东足球、户外运动、体育场馆、电子竞技、极限运动和中新知识城6个部分组成,共吸引了1500多嘉宾现场参与,广东体育产业发展的现状在海内外得到广泛的宣传效果。
  在今年的全省体育局长大会上,广东省体育局王禹平局长就论坛发展方向提出,要进一步提升广东体育产业发展论坛的影响力,成为国内体育行业首个整合政府、资本、企业和媒体的全产业链高端论坛。为此,广东省体育局招集各方代表,召开了本次研讨会。
  在研讨会上,与会代表纷纷肯定了论坛过去两年影响力,明确了2018年论坛的主题为“共建、共治、共享体育产业新格局”,并依托论坛的平台优势,进一步加强政府与行业、市场和媒体的协作互动,整合全省体育产业资源,促进体育产业全产业链有序发展。
  与会代表各抒己见,以自己的研究结论和案例,深入剖析了体育产业的特质和中国体育产业的现状与痛点,为本届论坛的议题设置提供了大量宝贵的建议。
  代表们希望本届论坛能传达出“广东模式”在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现阶段所扮演的先锋角色,并在世界视野下寻求更多积极的对话。代表们针对体育IP运营、体育服务孵化、体育培训规范、体育空间可持续运营、体育媒体责任、体育科技与大数据、电子竞技等维度进行了热烈探讨,并分享了体育与教育、文化、旅游、健康等行业的全域融合的热点话题。代表们期盼本届论坛能在深化论坛原有模式的基础上,能切实搭建对接政府、企业与资本的桥梁。
  目前,广东体育产业发展论坛的各项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开展,广东省体育局力求以服务者的角色,以更加开放的格局,充分发挥资源交流和信息共享作用,有效带动全省体育产业链的繁荣发展。 “中国篮球”报道,国家体育总局向各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和足协、篮协下发了一份通知——《中国国家队联合市场开发方案》,最核心的目的,是将目前各中心、协会下属国家队各自招商的模式,变成由体育总局统一管理并招商,打造一个“中国国家队”的概念。对此,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南京体院体育系副教授,体育产业研究专家王进。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晨瑆
截至记者发稿为止,这份《方案》被披露的部分,依然只是微信公众号“中国篮球”所提及的一部分,并未得见全貌,在国家体育总局官网以及各协会官网上都没有看到。王进对扬子晚报记者说道:“目前还不好确认这份方案是征求意见稿还是已经下发,或者只是内部先发行。因为没有相关细则,我只能简单笼统地说一下。这样的改革,肯定影响很大。”
  王进首先提到的是对于各个项目的影响问题:“像老百姓关注度高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项目,受到的损害程度要远比市场化程度低的项目要大。涉及到利益分配,项目之间的不平衡就非常明显。”
  这个问题很好理解,像篮球、足球这样广泛受到关注的项目,其市场化开发程度要远远高于其他项目,即使成绩再不好,但国家队从来就没愁过招商。而一些冷门的奥运项目,其实是很难找赞助商的。
  从已披露的来看,统一开发取得现金的80%将用于奥运备战保障、类别占用补偿和存续商业合同赎买。具体分配的方案也要与奥运备战重点任务,金牌目前完成、财政资金缺口等等因素相关联。也就是说,未来大国家队招商权益,将由体育总局收回,分为10-15个品类整体招商,所有招商的钱先交给总局,然后再进行二次分配。足球、篮球这样在奥运会上不可能争金夺银的,肯定会被“劫富济贫”。
 王进也提出了第二个问题:“对赞助商的影响和选择,也非常复杂。第一,对于已经有合约在身的赞助商来说,问题该怎么解决?即使是赎买,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第二,随后的联合市场开发,又将以一种怎样的形式去搞?单一赞助一个队的时候,赞助的额度和方式是根据项目特点定的,如果联合开发,对于各运动队之间的差异该如何解决?”
  就目前已披露的文件来看,赞助商的权益,是无法得到保障的。以中国男篮为例,目前有主赞助商TCL以及农夫山泉、耐克;以中国男足为例,赞助商有长安福特、金立、中国平安、可口可乐……未来这些赞助权益,全都要上交体育总局。
 王进提出的第三个问题是运动员个人利益的处理问题。王进说道:“运动员知名度不同,商业价值自然也不同,联合开发该如何去解决?如何去平衡?此外,运动员赞助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代表国家队,另一方面是有自己的品牌赞助商。商业开发权到底归谁?”
  在这里,孙杨就是个突出的例子。这次亚运会产生的矛盾,具体就在孙杨以及游泳队的赞助商361°和中国代表团的领奖服赞助商安踏之间。因为孙杨签了个人品牌,所以他不愿意穿竞品上台领奖。
  我们再试想一下,如果未来由国家队统一招商,会出现怎样的状况?运动员个人赞助商会和国家队相一致吗?怎样去保持一致?是大赞助商多掏钱,还是优秀运动员牺牲个人利益?这是否又会堵住了其他品牌赞助个人的路?这些问题,非一朝一夕能够理顺。
  王进认为:“总体而言,我的个人判断,这样的改革一旦实施,无论是对国家队,还是对运动员个人,都不是很有利的。这在国外也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我的理解,这样的政策一旦出台,其实就是开历史的倒车。”
相关文章
推荐新闻